經典老歌的網友你好!經典老歌網是雨中的毛毛蟲給自己30歲生日,所建的禮物哦!

30歲的禮物

張曼玉個人資料

>>  當前欄目:港臺明星 發布時間:2016-04-04 15:25 來源:互聯網 百度查看《張曼玉個人資料》
張曼玉   英文名: Maggie Cheung
性別: 民族: 漢族
身高: 169cm 生日: 1964-09-20
體重: 生肖:
國籍:

喜歡你

中國(香港) 星座: 處女座
出生地: 香港 血型: O型
職 業: 演員
畢業院校:
所屬公司: 上海映尚廣告傳播有限公司

代表作品

《阮玲玉》、《甜蜜蜜》、《清潔》、《花樣年華》

興趣愛好

喜歡的食品:魚蒸排骨牛排,意大利面,魚香茄子,番茄炒蛋
喜歡的運動/健身方式: 藝術體操

個人簡介最新動態 張曼玉演過的電影

海南飞鱼开奖查询 www.cafsu.tw 張曼玉(Maggie Cheung,1964.9.20-),國家一級演員,愛丁堡大學榮譽博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中國大使,香港演藝人協會第一、二屆理事會理事。張曼玉是獲得演員榮譽最多的華語電影演員,個人榮譽涵蓋十余個國際電影節,另曾出任五個國際電影節的評審。張曼玉迄今以五屆金像影后和電影《甜蜜蜜》九項獎保持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榮譽及主演影片獲獎項目最高記錄,四屆金馬影后和電影《人在紐約》八項獎保持臺灣電影金馬獎影后榮譽及主演影片獲獎項目最高記錄。1992年憑借《阮玲玉》奪得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成為中國電影史上首位在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中獲得演員榮譽的影星。2004年憑借《清潔》奪得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成為亞洲影壇首位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雙料影后。張曼玉自2010年起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大使身份致力于中國兒童關愛事業。

主要成就

1、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2、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3、芝加哥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4、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

5、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

6、南非德班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

7、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藝術成就獎

8、夏威夷國際電影節表演成就獎

9、上海國際電影節杰出貢獻獎

10、美國亞裔國際電影節演藝成就獎

11、中國電影百年百位優秀演員

星路歷程

2004年5月,第57屆電影節上,最佳女演員得主上臺致謝:“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她帶著東方的素靜神韻和西方的明艷光彩,征服了世界各地的影迷,“謀殺”了現場記者無數的膠卷。她,就是張曼玉。

一個在銀幕上有著千種面貌,萬種風情的女人。一個從花瓶到影后,在歲月與鏡頭里不斷修練著的女人。一個氣定神閑,雍容華貴,平淡自然,從生命深處散發出獨特魅力的女人……

有人說張曼玉是貓,她的眼睛任何時候都熠熠閃光;有人說張曼玉是薄荷,她的笑容隨時隨地讓你透心清涼,有人說張曼玉是小品文,輕靈含蓄言簡意賅。她潛入無數人心底,不老地笑著,不老地美麗著,她是你的摯愛至親,卻和你一年又一年地捉迷藏……青澀年代

在《阮玲玉》里,她的身姿與30年代的衣香鬢影重迭,從此便是復古風中的翹楚;在《滾滾紅塵》中,她一派輕狂嬌癡,又開了快樂新美人的先河。

靜靜地審視張曼玉,你會發現在她身上有一股難以拒的魅力。不是漂亮,不是修長,乎也不是嬌憨,當你貼近她,感受她時,你便會真切地感受到,真正的美是從生命內部射出的光芒,偶爾驚鴻一現,浪漫旖旎不可方物。起始是花叢中的一朵嫣紅,最后變成最精粹的一滴金黃色的花蜜——這樣的美女,正是一句西諺的注腳:所謂美女,是時光雕刻成的。

曾有人說:如果我有女兒,我愿意她成為鐘楚紅,用盡一個美麗女子的天分,嫁入豪門;也愿意她成為劉嘉玲,縱然心無城府,但也可以開開心心地活色生香;我只是不愿意她成為張曼玉,如此高貴,卻始終

選擇

寂寞。她說她從不花男人的錢。她喜歡自己買的衣服,自己剪頭發、自己化妝….“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會比她更加懂得自愛。也正是因為如此,不管她演過多少爛片,對感情失落幾回,到了最后,也能夠擁有“金身”一座。這樣一個崇尚“獨立精神”的時代里,惟有如此,一個女人或許才能獲得一種不染塵埃的熱愛?!?/P>

由黃毛丫頭變成選美皇后,由柴娃娃的花瓶明星變成中外專業認同的影后,由英云未嫁的少女變成離婚女人,張曼玉不再18、19,走過了20多年,拍了75部電影,捧回家的國際性影后大獎一大堆,輝煌的成就屬香港影壇所出之少見,前無古人是肯定的了,后有沒有來者,我看不容易,慧根固然難覓,客觀條件因素,可以孕育成就這樣的一位演員的機會也難再出現。

60年代出生的張曼玉8歲時她便隨家人到了倫敦。在天色陰沉的英倫島上伴著沒有愛情的父母爭吵直到長大,然后去一間書店做店員。那時她想她將來能做一個模特就很了不起了。僅僅一年后,她只身回到故鄉香港參加1982年港姐比賽,雖然只得到亞軍,卻足以讓她一夜成名。 但是在影視劇中,花瓶一當就是10年,讓她再也天真不起來。那個時候她惟一要做的就是證明自己會演戲。

1984年到1988年,張曼玉演出了近30部電影。曾同時在5個劇組里趕場子,尤其是1988年,她完成了12部電影,因此獲贈綽號“張一打”。當時甚至與她合作了《新札師兄》的梁朝偉也不看好她:“那時沒想到她后來能靠演戲出頭?!蹦鞘焙螄不端娜松踔林恢浪歉齦勱?,出現在那種打打殺殺的早期江湖片或喜劇片里的一個漂亮符號,產量奇高而印記不深。

那年王家衛拍《旺角卡門》,找她演女主角,雖然還只是懂得做一些表情和動作,但是王家衛獨特的拍片風格令張曼玉對電影的認識完全改觀。她說那一次她開始真正懂得演戲?!度盍嵊瘛?/P>

1989年,張曼王憑《人在紐約》奪得臺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她平生的第一個影后。26歲時,又以《阮玲玉》獲當年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張曼玉常說自己的毛病是心太急。

然而又過了10年,人們在大銀幕上再看到她,已非同日而語。巨星的身段已經逐漸展露,當她斜睨著梁家輝的丹鳳眼說:秘道在我身上?;虼┳鷗吡煒詰鈉炫塾肓撼耙黃鷯昧η兇排E?,說:其實我很能吃辣的。這是同一個張曼玉,然而這一轉身又那么的不露痕跡。從《新龍門客棧》的金鑲玉變成有上海背景的港式蘇麗珍,從招招用力的演技派變成了渾然天成的藏技派。但是《花樣年華》的蘇麗珍那一年在戛納輸給了比約克,因為后者在黑暗中歌舞,受盡人世的苦難與恥辱。

90年代末,張曼玉再次遠離了香港,因為被記者偷拍到心灰意冷。她在巴黎以一部《女飛賊再現江湖》開場新人生。這部戲中戲格局的電影,觀眾反應不那么熱烈,卻是她拍過的最邊緣化的作品。

八歲時隨家人赴倫敦并加入英國籍。在英國肯特郡寄宿學校讀書,16歲當書店售貨員。

【1991年】,《阮玲玉》飾:阮玲玉 ——在舊式旗袍的映襯下,張曼玉與阮玲玉的衣香鬢影重疊,已成復古風中的翹楚,一抹親密的疏離,溫潤的憂傷貫穿始終。任憑美術做得何等懷舊精致,鏡頭多么別具匠心,臺詞怎樣言簡意賅,結構多能引人入勝,用意如何耐人尋味,均抵不過一個女人的低眉顧盼,娉婷風姿,后人膜拜的禮贊展示了圖騰式的重現,香港電影從此舊貌換新顏。由男性主宰下的暴利美學向吾本癡情,奈何薄命的紅顏過渡,盡管后來證明這個渡口太遙遠,僅靠翠翠的一葉獨木舟不過是杯水車薪,然而它畢竟打破了固有的電影格局,讓女人從此不再只是躲在一個角落里的花瓶,如此說來阮玲玉以卑微的姿態,高貴的死亡總算是物超所值了。猶是春閨夢里人,這種穿越時空觀念,友好協商電影與真實關系的懷舊電影,即將成為大香港飯店的一道華美大餐。從此,香港人要在穿越密密麻麻的人行道時,不忘抬起頭,蘊育一下惆悵憂傷了。 一曲支離破碎式完美的狐步舞,抽離出電影史中的一段精彩截片,傳遞美人吟的前塵往事,到了我們這里,除去斑斕紛呈的慶功宴和光彩奪目的小金人,也完成了張曼玉最驚鴻一瞥的一次轉身,而她的背后承載的是另一個女人依稀可聞的嘆息聲。莫驚醒,春閨夢里人。

【1992年】,出演《新龍門客棧》,這是一個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武俠時代,可惜故事發生在大漠里,在朔風的洗滌下,荒蕪大漠只剩下了一個至情至性風騷入骨的老板娘,游刃有余地行走于各個勢力之間,在浩浩黃沙間怡然打出一片天地,其中的獨具匠心,與江湖已經相當接近了2005年,美國亞裔國際電影節。。

繼《滾滾紅塵》后,與林青霞的二次對決,張曼玉在這里讓人刮目相看,跟同時間《阮玲玉》里的驚鴻一瞥截然相反。青霞受角色之限,已失韶華的精致,雖好看,卻韻味全無,相比之下,金鑲玉我行我素的潑辣性格實為曼玉增色不少,一個女人的狂妄在此一覽無疑,風情萬種也好,放浪不羈也罷,都難以隱藏其卓爾不群的鋒芒必露。信手拈來的演技為這場血雨腥風的武林浩劫平添了幾分濃艷和從容,原來風騷也是種極致的,而她則是沙漠里傲然獨立的一株仙人掌,渾身是刺,這刺則是她生存的通行證,金鑲玉拒絕墓志銘。 一個開黑店的老板娘,憑借堅強意念撐起柔弱身軀,非黑非白,百無禁忌,洋溢著一個女人的寂寞追逐,她成就一次脫胎換骨的涅磐重生,猶如火中飛出的鳳凰,原因是她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一個人,天涯海角任平生。女人的傲氣和執著,拿得起便永不放下,承接起另一個女人的光輝使命,英雄在夕陽深處,一把火燒了自己心血無數,腰仗三尺正義劍,胸懷柔情千萬千,那叫一個蕩氣回腸。

【1993年】,張曼玉在《青蛇》中的表現深入人心,誰能抵擋住情天恨海中的嫵媚誘惑,流水浮燈的星光點點,照亮了遲到千年的愛戀,冒著被顛覆的危險,成就西子湖畔最后一次纏綿,從此,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的謊言被牢牢揭穿。一次對白蛇傳脫胎換骨的解構演繹,了了青蛇的夙愿,結下一段孽緣。 是柳腰細裙兒蕩的翩翩,還是此恨無絕期的綿綿,肆意鋪灑的流光溢彩,讓人眼花繚亂, 如夢似幻。流光飛舞的繁華瞬間,點綴了荒蕪的命運軌跡,歲月痕跡。白蛇一如既往地行走于自己選擇的生命輪回之上,青蛇的游移,則始終如一個不甘寂寞的孩子,一次不經意的轉身,頓時光怪陸離,風生水起。

看那荷花,嬌嫩如伊,一樣的癡情女子,兩種別樣的風情,白蛇的傾美絕媚,永遠是荷花池的主人,青蛇是那擦身而過的流連,游離于她的邊緣,生命注定被姐姐籠罩大半。當西子湖畔姐妹倆于鶯歌燕舞間的扭腰擺尾已成過眼云煙,小青對許仙暗潮涌動的媚惑不過是對白蛇淡忘姐妹情義的懲戒,一種張揚的示威,換取五百年盤錯的理會。真正的受害者是許仙,他不可避免地在姐妹前暴露其意志不堅。而白蛇踏上的不歸路促使她一往無前,水漫金山,小青的搖旗吶喊,讓她們冰釋前嫌,芳心永伴。在這個層面上,法海幫了兩姐妹的忙,化了怨,結了緣。 李碧華的小說初看上去,令人嘖嘖稱贊,久而久之,不覺望而生厭。她最擅長將紅塵間的俗世情真蹂躪撕爛,再讓它結疤重現。徐老怪則抱著對女性親情、友情、愛情世界幽微探秘的復雜心理,發誓要揭穿女人間盤根交錯的愛恨纏綿,于是釀造出青蛇與法海的孽緣,白蛇與許仙的纏綿,在莫呼洛珈的咒語中,一段奢靡的千年神話,華美地誕生。 塵埃落定,原知紫竹林中,年年是為情生。誰還能有拈花微笑的從容?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緣生緣死,誰知,誰知?

【1994年】,《東邪西毒》時間的灰燼沖刷著黃沙的掩埋,流年鐫刻、風描雨繪的隔世輕煙,陪伴著白駝山上的絕美雕塑。在夜里,我掩面哭泣,青春的花火若即若離。很少有人了解一花一沙漠,一劍一江湖的真義,而懂得的人又難免狷介輕狂。一年又一年,我總是一襲紅衫佇立在白駝山上,向西眺望,很遠的地方有我要等一生的人。有人說,我一個背影就能傾國傾城,而我希望說這句話的人卻始終沒有開口,人生最美好的時候,心愛的人不在你身邊,縱然長生不死,又有什么意義。懂得愛的人和懂得恨的人一樣都是蒼涼、寂寞的,他們不會忘卻妒忌,不會忘卻孤獨。 張曼玉最清楚如何演繹女人的孤單寂寞。兩個驕傲的戀人,都想知道對方愛自己更多一點,于是,對于愛情的傷,總是那么慷慨淋漓,不絕饋贈。直到,知道回不去了,曾經。一場沒有輸贏的戰爭。把自己丟棄在愛的陰影里,讓自己釀造的愛情的傷,先刺穿自己,再刺痛他,為之為在愛人面前撐起高傲虛無的自尊。我們深知用摧殘自己的方式來懲戒對方是多么的奏效,到頭來,你的心意他未盡知,等他悉數皆知,一切都晚了,兩個心愛的人,最害怕心的距離, 笑厴如花,淚如玫的曾經,已然如夢初醒,俯于窗前,波影漣漣,看心之碎片,凄婉纏綿,我寄情于他在沙漠里的自我放逐,傾聽漫漫黃沙上,隔夜的駝鈴,那些個無望的期待和未曾絕望的等待,如雨中飛花,暗自妖嬈。殘陽,朔風,一種等待,一種寂寞,錯過了,一個凝望的眼神,遺失了,一次桃花盛開的周期,誰還能明知做錯了事又不后悔,那種蒼白,不值一提。又是大漠風起,殘旗揮舞,苦澀妒忌。 在隱忍江湖和孤獨荒漠里,時間的灰燼能否融化一盤愛情殘局?

【1996年】,沒有李翹和黎小軍,香港電影該損失多少癡男怨女的影迷,張曼玉和黎明,痛并幸福著的愛和情從來都是攫取人視線的尚方寶劍,特別是揉合進時代背景變遷的愛情,悲歡離合,皆在人心?;蛐硪≈つ薔湔娼鴆慌祿鵒兜睦匣傲??!短鵜勖邸誹統雋順戀櫚櫚陌?,或許壓得人有些喘不過氣,可沒有人會否認導演超水平發揮的程度。只是,歸宿一直都不是最后的歸宿。這就是無根狀。人類的無根反映在愛情上莫過于游弋不定,遇見,錯過,再遇見,物事人非。香港人的97心理淋漓盡致在陳可辛的鏡頭下游移不定地呈現。 人們從心理上傾向于一成不變的純粹愛戀,但是在現實中很難如愿,過多的牽拌,讓愛情在野草叢生的雜質中成長,像李翹與黎小軍,像孫納與林見東,總要轉到物事人非,才幡然悔悟,原來驀然回首,愛若永恒,什么無恒?不會忘記,她無助地趴在方向盤上看著逐漸遠去的男友,看著那白襯衫上飄搖的三個字——“鄧麗君”,那是愛情的符號。

【1997年】,在曼玉《宋家皇朝》出演,誰能沒能想到一個香港小姐能把國母的博大胸懷和堅強信念詮釋得如此淋漓盡致,張曼玉這次沉穩的轉身,讓她真正成了電影界的“大青衣”,駕馭任何角色皆不在話下。國母的本色是莊重,可并不是生來就注定肩負國家重任的,國母也有自己的童年樂趣,少年心事,有青年的浪漫和中年的凝重。這需要一個過程,張曼玉就是用心把握這個過程的人,將一段大起大落的人生傳奇演繹的跌宕起伏又平穩過度,沒有波瀾不驚更

男人的好

沒有嘩眾取寵。

這是一部劇情片,而非歷史記錄片,也是張曼玉短暫休整后復出的第一部片子,正好趕在她耐心體驗了明星與普通人的不同感受下接拍,相對抵消了自己與偉人間的距離感,她能夠真實地展現宋慶齡在遭遇挫折時的沮喪和無奈,更全新演繹了民族責任感背后一個女人的純真溫情。 宋慶齡流動的溫婉大氣,鏡頭一次次閃回的記憶,病危的宋慶齡渴望見到遠在重洋的宋美齡,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姐妹間的親密疏離,大半個世紀的黨同伐異,顛沛流離,滄桑面孔如何掩飾那一抹企盼親情回歸的柔軟感動,說什么宋氏三姐妹,一個愛錢,一個愛國,一個愛權,只有她們自己才明白那不用言說的感情真諦。 門上的雕花玻璃窗格中透過來隔壁一個緊張的女人臉,她在和另一窗格中不甚清晰的軍裝男人商談著,這邊另外兩個女人在張望,等待,昏暗的燈光下,一個風云變幻的年代正在千鈞一發地籌備中,故事又回到從前……

【2000年】,是張曼玉事業又一次起飛,良辰美景奈何天,想來想去還是這句最能傳遞《花樣年華》的神韻,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姹紫嫣紅開遍,都付于斷井殘垣,張曼玉式的顧盼流連,銘刻出女子的全部風情,到頭來只剩下那高高的衣領硬撐起孤傲的自尊,雪雕般的晶瑩剔透,玉琢似的玲瓏無瑕,糾結成一張船票的兩難選擇,她轉過身,低著頭,流走。一直難堪的相對,看似離幸福只有咫尺之遙,總要有個人開口,似乎他鼓起勇氣時,說的又不是時候,換來了曖昧的拒絕,非也,他們斷不會像那兩個逍遙的人一樣的,靈魂的譴責,道德的鞭撻,他們誰也受不了,一場郁悶的精致暗戀,句號劃得倉促又漫長。一場孤獨的謹慎狂歡,精神的探戈沉韻悠長,王家衛孕育的懷舊情愫,在光影流轉中,消磨的有點鋪張。悲,苦,歡,樂,皆在張曼玉不喜形于色的臉上停滯,欲語還休,也在梁朝偉淺嘗輒止的眼神中沉淪。沒有那么的決絕,也沒有那么堅強,一切來得風平浪靜,去的云淡風輕,只在斑駁靜寂的吳哥窟里,低訴不為人知的秘密,古老的高棉會帶著它高深莫測的神秘微笑,默默替他守護曾經有過的情事。 燕來晚,飛入西城,似說春事遲暮,搖曳的窗簾邊,也總會有一個美麗的側影,久久佇立……